曹孟森:做项目服务的“贴心保姆”

日期:2019-07-04 10:56 2019-07-04 10:56 来源:三峡夷陵网 浏览次数:
分享: 字号:[ ]

  本网讯(三峡晚报记者黄善君 通讯员方红英 易红)6月27日,位于夷陵区东城路的夷盟包装项目负责人罗磊告诉记者:绕行了3个月的公路接线口终于开通,这要感谢每天都要上门服务的夷陵经济开发区项目服务专员曹孟森。

  夷盟包装项目是夷陵区招商引资项目,在项目报建和临建设施建设阶段,曹孟森忙前跑后,全程代办相关审批手续,在5月20日拿到了《施工许可证》以后,针对该项目一直借用一楼盘建设工地的道路入口,所有进出工地的车辆必须绕行的问题,曹孟森在跑完水、电、气等多项配套工程手续之后,无数次到城管、路政、绿化、自来水公司等多个部门的报批,新设了直达企业的交通入口......他的所作所为得到了服务对象的高度评价。

  无独有偶。6月14日,湖北恒安药业公司总经理习祚成给夷陵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程泽锋专门打电话致谢,前后耗时近10分钟,反复称赞曹孟森业务能力强,服务工作让企业感动,不仅多次实地踏勘,反复研究,帮助企业优化供电内线和外线设计方案;而且还协调了就近、免费的弃土场;全程帮办代办《施工许可证》并送到企业负责人手上,不让企业操心。

  程泽峰号召夷陵经济开发区的项目服务专员们以曹孟森为榜样,扎实、踏实、务实推进项目服务。就这样一条微信:在夷陵经济开发区广为流传。曹孟森是什么样的角色,与企业有着什么样的渊源?

   为了开工仪式 7天7夜蹲守现场

  1979年出生的曹孟森,曾经是一名军人,雷厉风行的作风就是这样养成。2000年曹孟森退伍后在一家私营企业上班,经历了多年的磨练,2007年他冲着“铁饭碗”的诱惑和自己二级建造师的“金字招牌”应聘,在夷陵经济开发区的规划管理办公室谋到了“非在编人员”的招商项目管理服务岗位。

  开弓没有回头箭,他并不后悔待遇的断崖式下跌。他深知不管在任何地方一技之长才能安身立命,他在利用业余时间获得国家二级建造师资格的基础上,苦练实际操作本领,因此对于建造工程他游刃有余,驾轻就熟,在行业内摸打滚爬的他,在工程建筑业上也颇有技术造诣。

  因属于非在编人员,事情干的多,但是工资拿的比在编人员少是一定的。同工不同酬的现象客观存在,因此,长此以往,少数人的负面情绪催生了惰性。但是曹孟森没有考虑这些,心无旁骛地投入做自己的事,正如蜡烛,时时刻刻在燃烧自己却发光发亮。

  夷陵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兼项目建设服务中心主任杨金华告诉记者:4月11日,“宜昌市4月重大项目集中开工仪式”确定在夷陵区举行,地点选在东城路均瑶大健康项目现场,11日正式通知,18日就要举行活动,而准备时间只有7天。当时,现场还只是一片草木丛生、凹凸不平的荒草地,连完整的平地都不是,因为曹孟森对工程项目建设业务熟练,这个任务落在了他身上。为了保证施工时间与质量,他连续7天7夜在现场值守,夜猫子一样活跃在现场,组织平整场地、修通进出通道、周边环境整治、架通临时用水用电......进行一切仪式前的各项筹备。

  “筹备”只有2个字、“落实”却千头万绪。为了保证时间,夜里施工并未停止,经常晚上12点才回家。一天,他身子刚刚挨上床,电话那头来报,说是因为运输车辆夜间有渣土抛洒对路面造成污染,勒令停工。他只好又穿着衣服赶回工地,一方面赶工期,一方面不能游走在规则之外,这种纠结让他愁肠百结,他不仅仅是协调恢复施工,更重要的是采取运输全封闭补救措施,不让渣土抛洒……其中有2个夜晚他就直接睡在了工棚里,确保了4月18日在夷陵区举行的宜昌4月重大项目集中开工仪式的顺利举行。

  很多熟悉他的人说:这样的事放在别人身上可能行不通,加班可以,但是不加工资没有人干。“加班对他来说那是天天行为,对于加班费他一次都没有提过”,杨金华说起这事,感到无可奈何,很愧疚自责,认为对不起他。项目服务中心副主任易红说:“筹备宜昌市4月重大项目集中开工仪式期间的4月15日,他的母亲做手术,爱人也生病住院了,他请要好朋友家里照顾2个孩子,他自己没有请半天假,没有耽误1个小时。在开发区企业服务团队中起到了良好的带头作用和示范作用”。

   事事包办的服务专员

  《建筑施工许可证》一般都是企业自己去办理,但是为了让企业少跑路,提高审批效率,夷陵经济开发区推出了为新上项目领办、代办、协办、督办审批的“项目服务专员”。协调涉及消防、发改、市场监管、环保、住建、自然资源和规划等相关部门的“企业工业项目行政审批”所有项目的代办。

  用曹孟森的话说:新落户的企业负责人,不知道办事机构在什么地方,对办事流程、办事窗口、办事人员都不熟悉,办证两眼一抹黑,通过代办的方式,解决了企业的难办事、效率低的问题。

  事实上,事事包办,其中的难处只有经办人才知道尴尬,基本属于两头受气的对象,一方面委托方并不熟悉整个流程及复杂性,少数企业对办事者的期望值过高,往往不可避免地不理解,甚至说一些过激的话。在各单位游走办事,代办员没有任何职务,一个签字一个盖章不到位或者有瑕疵都会被拒绝,或者遭遇推倒重来的风险。因此企业、办事窗口、本单位三头不讨好的事时有发生。但是他把所有问题都自己扛,很少提及自己的尴尬。

  同事嫌吵要换办公室的理由

  易红和曹孟森是一个办公室,每天中午需要休息时,曹孟森的电话总是不知趣地、不识时务地响起,一个接一个电话不失时机地骚扰他的睡眠。易红让他调成静音,曹孟森说:很多企业的老板就是中午有点时间沟通,关电话不礼貌更不利于工作,就这样易红多次要求更换办公室,图个清静。

  曹孟森因为要服务众多的企业,往往是这边的事尚未尘埃落定,新的任务及问题又接踵而至,休息时间经常忙工作,上班时间更是在争分夺秒地跑步办事情。以至于记者在采访他的过程中,他还开了2个会,连中午休息都成了奢望。同事不堪其扰要换办公室的事给记者感触很深:连你的同事都受不了,你的老婆半夜听见电话声会不会骂人?曹孟森说:很荣幸,爱人对这些习以为常,也很理解我,甚至生怕漏掉电话误事。更体谅这个工作的重要性和上班的不容易。

  企业老板摔碎茶杯的起因

  宜昌北汽贸城与一生产线缆企业紧紧相邻,但是汽贸城停车的地方狭窄而且只有东侧一个通道,西南无通道,这样不利于汽车这种大件商品交易时的移动 ,独门进出严重影响了经营。

  因此,夷陵区委将此事交由自然资源局和规划局、城发集团经办解决此事,而旁边的线缆企业有大量的土地闲置,夷陵区政府决定将线缆的5597平方米分割给汽贸城,也抛出了底线,土地分割,政府不再支出任何费用,土地收回来后修建公路等设施,政府不赚钱但是也不能贴钱。但是,因种种原因,无果。

  当这件事被区委再次要求开发区督办相关部门时,因为都是平级单位如何督办?曹孟森主动捡起了这个“烫手山芋”,协商线缆企业转让5597平米给汽车贸易城,刚开始企业同意转让,但是一夜觉睡了之后,企业断然拒绝,说是企业自己另有用途。

  他前前后后1个多月的时间反复游说协商,企业终于松口,对管网、资产、建筑物等依据发票、证据、设计图进行价值评估,当评估到围墙部分时,他对一米石坎的基础深度表示怀疑,线缆企业称有5米深度,他则认为没有这么深,也没有必要挖这么深?

  他较真地调来挖掘机求证深度时,线缆老板当即生气地将笔记本砸在了石头上:红着脸说你不信任我。但是他不急不躁,最终挖机挖出了7米的深度,他也点赞老板的真实。

  曹孟森深知这个“活”的难度,经与企业无数次协商,线缆企业报出涵盖出让金,税费利息、地块内的绿化建筑等设施,共计5569万元,也拿出了依据。但是当转让费被核算成4486万元时,线缆企业拍桌子、摔茶杯最后拂袖而去......这一个核算有120万元的差距,正是他较真的态度,节约了120万元,最终夷陵开发区常务副主任李勇接力谈判,成功移交,6月17日双方签字,6月19日记者在开发区采访时,相关工作的移交清单已经摆在了开发区,正在过户。

  项目中心主任杨金华说:项目中心8人,仔细琢磨也只有他能够胜任此事,党员、军人、扎实的作风,还要有足够的智慧与耐心。

   宠辱不惊的协调能力是基因

  2月21日,天气很是寒冷。萧氏集团三峡茶谷系列项目建设工地,因相关配套设施没有延伸到项目部,100多人施工队伍生活污水直排,遭遇环保部门的查处,限期整改后方可施工,但是铺设临时管道连接地下排污系统,必须从玫瑰城到萧氏园区穿越发展大道的地下涵洞120米,有40公分的污泥,他钻狗洞一样实地踏勘,干净地走进去,泥人一样爬出来,详实的踏勘,才最终接通了临时管道通……

  杨金华说:只有安排他的事不用督办就能办好。经常周六周日加班,以项目专员身份,参与水电路设计、征地拆迁、供电线路改建等工作,搭建起企业与政府的桥梁。需政府服务代办落实的事在他手里变成了现实,现在招商与开发区融合以后,现在融成了一个整体,他是一名党员就是一面旗帜的代表。

  曹孟森的老家居住在小溪塔街办丁家坝社区,父亲是社区的老治保主任,他耳闻目染见证过很多纠纷,都是通过父亲调和,他体会了当干部是一件光荣的事,也是技术活,调停的基因让他学会了在困难面前也会游刃有余。

  而他的工资很低,拿到手的每月仅2399元,但是他的激情却远远高于工资比他拿得多的人。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打印 责任编辑:高然